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老公假离婚给俩女总当甜点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4:03:38  

  我从未想过温文尔雅的徐泽会在某一天,像一根水草一般依附在女人的世界里,暗淡无光地生活着。他明明说出去出差,却突然出现在市中心,那一幕像一根刺一样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眼睛,他哈腰点头被别的女人挽着,进了一家宾馆……

  那个女人红唇如火焰,笑起来明媚得有些晃眼睛,踩着一双高跟鞋,随风摆柳一般的身姿,如若我是男人,我也会有所动心。可是,记忆里,我明明记得,她已成婚。

  两个月前,徐泽突然说,厌倦了现在这种生活,要重拾青春,所以恳求我给他一次机会,让他搬出家,我们假装离婚,再搬一次家。以女人的直觉,我也怀疑他是不是另有目的,没同意。可几日过去,发现徐泽回到家总是一副很疲惫地样子,青春年少的那种冲劲早已消失殆尽,而我们之间的婚姻生活,这两年来日复一日,往日的那些感情,早已被磨得平淡如水。

  我同意和他假离婚,为期半年,半年之后必须回到这个家庭。他喜笑颜开,在我脸颊上连连亲吻了几口。次日,他便着手开始收拾东西,搬了出去。

  刚开始几个星期,我感觉心里很落空,偌大的房子里,处处都有他的身影,可伸手却只能触碰到一片潮湿而寂寞的空气。尽管我们每天都会通很长时间的电话,尽管他也常回来,可思念却日夜疯长,心中不知何时生了大片大片的恐慌,让我产生怀疑,没有安全感。我有种直觉,这个男人似乎像一阵风,我再也无法紧紧握在手中。徐泽说,你紧张就对了,我们的婚姻有多久没有紧张过了。

  而后,我要求他回来,可是他却说,你说好的半年,再等等吧。然后对我又是一阵哄,又是一阵甜言蜜语的轰炸,我再次妥协了。

  离开我后,徐泽的生活似乎过得很好,每周我都会去他公寓两次,其目的当然是以防他出轨,另外是看他过得好不好。他公寓里总是打扫得一层不染,冰箱里摆满了很多很多的食品,他甚至还买了健身器材。以前,徐泽有些大男子主义,他从不进厨房,可是在他的公寓里,我却看到了碗筷,看到了他买的锅碗瓢盆。让男人独立,确实能让他们很快成长起来。

  后来一段时间,徐泽变得很忙,他经常要出差,好不容易见到他一次,发现他的皮肤黑了很多,也瘦了,看上去确实像是很瘦的样子。如果,我不看到那一幕,我仍旧会相信他还是深爱着我。

  我在外整整等了两个小时,他们才从宾馆出来,每一秒都像针扎进我的脉络,疼痛难忍。我站在门口前面,徐泽撞见我,没有松开那个女人的手,他们大大方方地走过来,我听到徐泽向她介绍:这是我前妻。我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感到陌生至极。

  那个女人哼哼地笑了几声,带着讽刺带着不屑的眼神。我终于明白,原来他是有计划地在出轨。所谓那些重拾借口,不过是他找来的借口罢了。当天晚上,徐泽回来了,他见我在生气,就坦言说今天那个女人是他们老总,跟着她混,以后一定前途无量,叫我不要较真,过段时间就一定会回来的。这一次,我仍旧是没有原谅他,他见劝我很久不说话,摔门而去,我在家痛哭了很久很久,感觉心都被抽空了。

  我心有不甘,开始跟踪徐泽,虽然我一时半会没办法原谅他,可是我却容不下他再去找那个女人。没想到了,不出三天,我发现他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了。

  愤怒和不甘迫使我冲过去,甩了他一耳光,我和他在大街上对峙起来,那个女人很显然,觉得丢脸,说了句:你不是说你离婚了吗?你这种货色你以为我真的看得上啊,不过是我们的甜心罢了,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……说完,她扬长而去。徐泽恼怒地在大街上冲着我发脾气,破口大骂:你神经病啊,既然是离婚,你干涉我那么多做什么?

  我苦笑了两声:你真的觉得你离婚了吗?我们不过是口头协议,在法律上我们仍然是夫妻!他沉默了,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,猛地抽了几口说道:我们还是离婚吧……原来有些爱,早已悄悄变质,那些蒙蔽我的双眼的甜言蜜语,不过是口蜜腹剑。如果遇到一个不珍惜你不够爱你的男人,趁早做出决定吧,拖拖拉拉的感情最终只会让彼此更加的不堪,让自己心中的伤口划得更深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