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离婚志喜:“妈,我要拆散你的家!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3:49:02  

  01

  2011年7月16日,我们一家正在内屋吃早饭。突然,“哐啷”一声巨响,我们冲到前屋的店铺,店铺内已经一片狼藉。

  方美清和她婆家人站在这片狼藉中央,伸出的食指简直要戳到我妈脸上:“徐琳,这就是你乱说话的下场。”

  我妈眼睛刹那间就红了,“嗷”地一嗓子冲上去,却被我爸死死拦住。

  “你干什么?!疯子一样,打伤人怎么办!”

  方美清脸上的轻蔑和得意更加刺激了我妈,我妈用力挣脱了我爸,冲上前去,撕扯着她的头发。却被我爸赶上来拉住,方美清的婆家人更是七手八脚的按住我妈。

  我妈奋力甩开他们,没头没脑地死命拍打着我爸,眼里的愤怒简直要把人烧成灰。

  “王大有,你就这么护着那贱人,谁是你老婆!你以后就和那贱人去过吧!”

  我爸用力对准我妈就是一拳,我妈不禁重力连连后退,跌坐在地上,脸上因疼痛和愤怒满是冷汗,半天都爬不起来。

  方美清的婆婆也冲上来,伸手想甩巴掌。“说什么!说什么!你自己没本事看好老公,怪美清!”

  赶来看热闹的邻居赶忙拉住她,但是我妈还是挨了她几脚。

  眼前混乱的场面让我脑袋一片空白,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拿着菜刀挡在了我妈前面。

  “谁要打我妈,我就砍死谁,砍完了我就去自首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!”

  大概是我不要命的举动镇住了他们,开始有邻居出来做和事佬。我妈的脸色发白,她痛得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,我扶着她去了医院。

  医院里,看着显示胸骨骨折的那张片子,我认真地和我妈说:“妈,你离婚吧!”

  那一年,我刚大一。

  02

  我妈是县城里一个事业单位的会计,我爸是个木匠,但是他却总嫌做木匠又累又挣不了大钱,不怎么干活。

  这些年,东游西荡,成天竟想做大生意,但是每样“生意”都干不长,都是我妈在养家。

  熟人都知道我家情况,经常有人调侃我爸:“大有,你好命哦,家里样样老婆弄好,啥都不用操心,这么能干的老婆,享福哦!”

  我爸也听得出那是嘲讽,却不敢还嘴,只会说:“好命什么,就是泼妇,你要你也娶一个啊!”

  回来就找茬和我妈吵架,回家摔东摔西,偶尔还会大打出手。

  从小,我就没见过他们能和和气气超过三天。

  我爸不满意我妈,觉得我妈脾气差,不温柔。我妈也不满意我爸,觉得他不负责任不养家,还到处勾三搭四。

  03

  我爸第一次真正被抓到出轨,是我才四岁的时候。

  我爸那时候有个女顾客,找我爸做东西,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。

  有一天我妈说单位要她出门培训几天,当天晚上,那个女顾客就登门吃晚饭了。

  哪知道我妈临时有事折回来,看到这场景,立马就炸了,操起扫把把两人赶出了家门。

  她后来无数次和我描述:“囡囡,你是不知道,我一开门,就看见你和你爸,还有那个女人,像是一家三口一样在那吃饭。我的心都像被车碾过一样,我拼死拼活为了这个家……”

  每次说到这里,她通常都会哽咽地说不下去。小时候不太懂,我只会拍着她的背,默默给她安慰。

  然后她就会接着说:“我那时候都想离婚了,你抱着我大腿哇哇哭,叫我别走,说,爸爸坏,我帮你打爸爸,你别走。我是为了你,才呆在这个家啊。”

  是的,为了我!

  这三个字像是沉重的枷锁,压得我整个青春都喘不过气来。我的存在,就像一个原罪,拖累了我妈一辈子。如果没有我,我妈是不是会更幸福呢?我常常这样想。

  如果我没有出生就好了!

  不知道哪天,这个念头像是杂草一样冒出来,从此再没有消失。

  我只有更体贴我妈,才能赎罪。我常常想方设法哄她开心,只要她开心,我愿意做任何事情。

  从那次出轨被抓后,我爸消停了很多年。当然,也可能是他一直落魄没钱,没有出轨的资本。

  他换了很多种生意做,可是一直没赚到钱,自然也没往家里拿过钱。

  虽然我爸我妈还会吵架,但是我的贴心懂事,也让我妈感到些许慰藉,日子总是能过下去的。

  再说了,家庭的开销基本靠着我妈微薄的薪水,如何活下去,才是我妈操心的首要问题。

  每天忙完单位的事情,家里还有一大摊事情等着她。她忙得根本没时间琢磨我爸如何如何。

  我看她这么辛苦,就替她分担家务,毕竟,我爸在家,是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的,可是我妈每次都会生好大的气。

  她让我好好念书,她说我是她唯一的指望。我只能更拼命读书。

  我也很争气,考上了我们市最好的中学。

  04

  转眼到了高三,我家里很重视,我妈让我爸来市里陪读。

  我爸去市区那年,正赶上房价大涨。市区新开了许多楼盘。我爸又做起了木匠的老本行。

  可能是命里注定发这笔财,他这次做的顺风顺水,找他做事的人越来越多。他忙不过来,就拉起了一个小装修队。

  他开始挣钱了。饭桌上好菜越来越多,给我买起学习资料和衣服,也是毫不手软。凭心而论,他对我还是很疼爱的。

  手里有钱了,他花钱也更加潇洒,衣服越穿越好,家里每天都有一大桌的客人。

  其中有个女的,做建材生意,来的次数很频繁,有段时间基本每晚的饭桌上,都能看见她。

  她就是方美清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从第一眼看见她,就非常讨厌她。

  有一天月考,下午我提早交卷,回家的时候,我看见鞋架上放着方美清常穿的那双高跟鞋。

  我鬼使神差地没有出声,掏出钥匙,轻轻推开大门,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客厅里没人,卧室的门关着。方美清的包放在沙发上,房间内有人“咯咯咯”地轻笑着。

  听见那笑声,我立刻转身出去,用尽全身力气轻轻带上门。握成拳的手指上积蓄着我全部的愤怒,我不能再在那里呆上一秒钟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我沿着河堤暴走了很久很久,才彻底冷静下来,我不能这样轻易放过方美清。

  想到她晚上会在我家吃饭,我恶念顿起。

  我到路边的杂货店里,要买老鼠药。大概是我头发蓬乱,双目赤红的样子吓坏了老板,老板说什么也不肯卖给我。

  我出门的时候,老板追出来很远,说:“小姑娘,你爸妈养你这么大,不要做傻事啊。”

  这句话提醒了我,想到我妈,我放弃了这个念头。我不能让我妈知道这件事。

  回到家,我爸根本不知道我曾回来过,家里仍旧是一大桌的客人。我抢过给客人舀汤的任务,我爸还夸我特别懂事。

  给方美清那碗,我加了点马桶里的水。看她毫不知情地喝光那碗鸡汤,还说那汤真香的时候,我心里就特别痛快。

  但这只是小小的惩戒而已,这,远远不够。

  仇恨的火苗日夜灼烧着我,我整日不得安宁,我想报复。

  有时候看着方美清在我家和我爸谈笑风生,我就恨不得能一刀结果了她。可是如果我真这么做了,我妈怎么办?

  这么些年,我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。我不能,我也不敢。

  我常常不切实际地幻想,怎样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她才好,然后,我就和我妈远走高飞。

  我开始看推理小说,看各种法制节目,在日记里推演着各种能报复她又能脱身的方法。我向同学借来了相机,时常自习也不去上,我就像个变态的尾随者,偷拍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他们对此从未察觉。

  我想怎么才能悄悄弄死方美清,我在脑海中设想过一万种杀死她的可能,可是实施起来都有各种各样的困难。有时候连上课,都在想着这件事。成绩理所当然的一落千丈。

  班主任打电话给我家里,说我沉迷看小说,连上课都看,成绩惨不忍睹。我爸打了我一顿,我恨他,我之所以会这样,还不是因为他。

  我愤而出走。三天后,我妈在朋友那找到了我。

  她用衣架子没头没脑地抽了我一顿,边哭边骂:“高三了啊,你怎么这么不懂事!你明知道家里这样穷,你明知道我命这样苦,你还这样,这样戳我的心!”

  我一句话也没说,咬着牙一声不吭地硬挺着。

  我用悲悯的目光看着这个女人,她还不知道她的老公再次出轨了,他和方美清说笑,他给方美清花钱,他在方美清面前,温和风趣又大方。这一面,都是眼前这个女人从没享受过的。

  可能是打累了,我妈坐在我面前一言不发,我抬起头,看见她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涌出,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。

  我心里涌起各种复杂的情绪,那句劝她离婚的话,在嘴边绕了又绕,最终还是没说出口。

  我发了疯一样的读书,终于擦边考上了个二本。虽然远低于刚进高中的期望,但是在我妈看来,这已经是烧了高香了。

  我爸也很高兴,或许是良心发现。他没有再和方美清来往。至少,我没有再发现。

  家里再一次归于平静。

  05

  可是这一次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多久。大一暑假,我妈又听到了些风声,于是她去方美清的店里讨个说法。

  方美清老公死了,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和公婆生活,又哪里是好惹的。

  第二天,方美清带着公婆就找上了我家,就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  这件事的结局,以我爸向方美清赔了一大笔钱告终。

  我妈咽不下这口气,和我爸大吵了一架。这一次,在我的劝说下,我妈终于下定决心离婚。

  可是,在财产分配上,两人僵持住了。

  我爸的意思,家里的财产他至少要一半。我妈不肯,这么多年来,我爸从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。而他的财产状况,我妈一点都不知情。

  家里的一点家业,都是我妈拼死拼活地做,一点一滴地攒,才积累下来的,更别说我爸还有这样重大的过错,我妈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事情就这样搁置在那里。

  我爸开始公然带着方美清在我家过夜,我妈吵也吵过,打也打过,家里家具家电换了几批。

  每次打架过后,家里就一片狼藉,我爸倒好,带着方美清潇潇洒洒地出去玩。压根不管家里的烂摊子,最后花钱收拾残局的,还是我妈。

  我妈好几次都想不管财产了,离了算了,可是说到底,终究咽不下那口气。

  我妈想让他净身出户。

  我妈咨询过律师,看有什么办法,可是律师的回复让人很无奈。

  律师说,一方出轨,并不是无过错方可以多分财产的依据。只是无过错方在分割财产时,可以得到一些照顾,但是男方净身出户,基本不可能。

  这显然不符合我妈期望。我不想让那对狗男女好过,我决定剑走偏锋。

  又一次吵架后,我私下找到我爸。我和他摊牌了。

  我把这些年拍到的所有他和方美清的照片放到了他面前,要求他净身出户。如果他不肯,我就把这些照片到处发,然后和他断绝关系。

  我说:“你不要做人,方美清还要。方美清不是还有个儿子吗,我拉着她儿子同归于尽,反正这样的家我早就受够了!”

  我爸明显被我的一脸严肃吓到了,他暴怒,跳着脚骂我。

  我说你不信,可以试试,她儿子在我同学家的辅导班上课,我让同学带他去玩了。

  他不敢冒险,最终妥协了,我逼他写下了悔过书和自愿净身出户的承诺书。

  事情做成了,我的心里没有一丝喜悦,曾经,他也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之一。

  06

  我妈再次和我爸说要他净身出户的时候,我爸一口就答应了。我妈异常高兴,她以为她同学说的法子奏效了,可我知道不是。

  不过,就让她这样以为吧,她开心就好。

  离婚后我妈开心了很多,后来我大学毕业了,留在大学的城市工作。我妈退休后,她卖了老家的房子,准备来投奔我。

  临出发的那天晚上,我突然接到我妈的电话,她在那头大哭,我安慰了她许久,才知道她翻到了我之前的日记本,知道了我高三那段时间的挣扎与煎熬,知道了我爸愿意净身出户的真相。

  她一直不断地重复:“囡囡,我差点害了你,我要是早点离婚就好了……”

  我感到头疼,后悔自己忘记了那些惹祸的日记本。

  可是我妈下一句话,像是一道惊雷,在我头上炸响。

  她说:“你高三时我就发现他出轨方美清了,如果我早点离,或许你也不会那样,我后怕呀,囡囡,我差点害了你一辈子……”

  在我追问下,妈妈才说出了当年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。

  原来我妈那时候生病去医院检查,意外发现自己得了性病,问题只能出在我爸身上,然后就发现了他和方美清的事情。

  我妈大闹一场,在我大伯和舅舅多方施压下,又顾虑到我马上高考,加上恼火方美清让他染上性病,多种原因之下,我爸和她断了一段时间。

  这一切,都只是瞒着我一人。

  我们母女,都因为顾虑对方,想竭尽一己之力按下生活背后不堪的暗涌,给对方一个平静的假象。

  我们白白各自煎熬了那么长时间,不过幸好,一切都过去了。

  未来的路上,我们只会更好。

  【】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